民间故事:药剂师救了伤势严重的道士。在新婚之夜,道士击倒了新郎,进入了新房

姑娘阿蓉,如花似玉,明朝永乐年间青云山下人氏,和父亲李东相依为命,李东是郎中,心地善良,悬壶济世,因为意外而双目失明。

阿蓉跟随在父亲身边多年,习得医术,常年上山采药,希望有朝一日能治好父亲的眼睛,可是始终收效甚微,令她十分痛苦,但她并未因此放弃。

那日,她和往常一样,做好早饭,伺候父亲吃下,辞别父亲,上山采药,返回途中见到蘑菇,想采回去给父亲吃,没成想她因此有了九死一生的经历。

阿蓉采药一个上午,爬山攀崖,甚是辛苦,下山时经过一片小树林,便在草地上坐着歇会,忽然见旁边有些鲜艳的蘑菇,刚准备采摘时,发现旁边的草丛里有只可爱的白兔。

但它的腿上却是红色,显然是受了伤,两只眼睛泛着泪光,可怜兮兮地盯着自己。

阿蓉赶紧将它抱在怀里,帮它清理伤口,敷上随身携带的金疮药,用手帕包扎好,让在地上,示意它赶紧走,白兔冲她点了点头,消失在草丛中。

可当阿蓉转身去采蘑菇时,不见蘑菇的踪影,甚是好奇,但觉得耽误了时间,还是赶紧往家走,省的爹爹担心自己。

她走到一条山路,左边峭壁,右边是悬崖,没走几步,就听见有人在路旁痛苦呻吟。

等阿蓉走近一看,发现路边躺着一个年轻的道士,模样狼狈,腿上鲜血直流,虽然男女授受不清,但人命关天。

她顾不得那么多,赶紧放下装满草药的背篓,关切地问道:“小哥,您这是怎么了?”

道士指了指流血的腿,说道:“谢谢姑娘,我的腿受伤,好痛。”

阿蓉受她父亲的影响,医者仁心,她赶紧帮着道士处理伤口,敷上金疮药,可手帕已经在救兔子时用过了,没办法她开始撕扯自己的裙摆。

道士连忙说:“姑娘,不可。”

阿蓉没管那么多,从裙摆上撕下布条,提醒道士忍着点,可能有些痛,但是要止血,道士红着脸点了点头。

阿蓉帮道士包扎妥当,但她犯了难,道士肯定不便行走,这荒郊野外,肯定不安全,如果是老者,还可以扶着他下山,但道士年纪轻轻,不方便如此。

她对道士说:“你的伤,我只是简单处理,还需要进一步医治,我家就在山脚下,但是我不方便送你下山去我家。”

道士面露感激之情地说:“谢谢姑娘好意,我虽受伤,但体力尚可,给我一个树枝便可。”

山路难行,道士拄着树枝做的拐杖,二人走走停停,到院门口时,天色已晚。

而阿蓉父亲李东,早已在院内等候,着急地来回踱步,听到脚步声,忙说:“蓉儿,今日为何回来这么晚?你旁边的男子是谁?”

阿蓉说道:“爹,我上山采药,回来时,见这位道兄受伤,便帮他处理好伤口,又给了他树枝做拐杖,带他回来,还需要进一步医治才是。”

李东闻听此言,顺着声音迎了上去,扶起道士,并说道:“蓉儿果然医者仁心,我扶他在院子里面歇会,帮他看看病情,你去收拾下,想必他需要在这里留宿几日。”

道士忙说:“老伯,姑娘,多谢救命之恩,可我不便叨扰二位,刚才山路崎岖,不便行走,现在应该没事了,还是让我走吧?”

说完,道士放下树枝,准备离去,但刚走两步,便哎哟一声,疼痛难忍。

阿蓉笑着说:“道兄,还是莫要逞能了,随我父亲在院里坐着歇会吧,我去准备房间和饭菜,给你煎药。”

道士无奈,李东扶着道士在院内坐下,帮他把脉问诊,李东眉头一皱,因为他发现道士脉象正常,不似身受重伤的模样。

他刚想说话,忽然听到道士肚子里咕咕叫,道士说:“老人家,我没事吧?只是我的肚子不争气,让您见笑了。”

李东见道士岔开话题,忙对屋里喊道:“蓉儿,道长饿了,家里可有什么充饥之物,先拿出来给他垫垫肚子?”

阿蓉在屋里回答:“爹爹,家里除了草药,暂时没别的充饥之物啊,道兄稍等,我马上去为你们做饭。”

道士说:“有劳姑娘了,等等无妨,只是影响你们用餐比平日里晚了。”

说完,道士从怀里拿出几颗红色的山楂,递给李东说道:“我在山上见这山楂鲜红,味道不错,可以先充饥,老人家,你也吃几颗?只是有些酸,不知道你习惯?”

李东接过山楂说:“我本山野村夫,这东西常吃,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道长有幸了,嗯,好甜,一点都不酸,好吃,我再来一颗。”

忽然李东听到阿蓉的脚步声,但他竟然看到阿蓉在院内拿干竹笋,连忙惊奇地说道:“阿蓉,你是要拿干笋片做菜吃吗?你是否拿了五片?”

阿蓉闻听此言,放下干笋片,冲了过来,拉着李东的手,激动地说:“爹爹,你可以看见了吗?”

李东这才意识到,自己双目恢复如初,再看眼前的道士冲着父女两微笑,立即明白是道士帮了自己。

李东拉着阿蓉,连忙给道士下拜,感谢让他重见光明。

道士赶紧扶着父女二人说:

“二位严重了,实不相瞒,我乃青云山上修行弟子,此次是下山历练,行至途中,见一兔药,被我重伤,侥幸逃脱,当我找到它时,见阿蓉悉心照料,并救了它。

我下山之时,师傅叮嘱我说,要心存善念,明辨是非,有时候人比妖物还要可恶,看了阿蓉的举动,我便有些疑惑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正确。

于是我故意装作受伤,试探阿蓉是否对人对动物皆是心存善念,果然阿蓉不仅医治我,还带我回家,准备房间和饭菜,你们二位的热请和医者仁心,让我颇为感动。

老人家,您的眼睛不是我医治的,是您和阿蓉纯良的心医治了眼睛,此处不便久留,我要继续去历练了。”

李东明白道士并非等闲之辈,忙说道:“可是天色已晚,小女已经准备了饭菜,何不留下吃顿饭再走?更何况,几日后小女出嫁,还请您留下喝杯喜酒再走?另外…”

道士见李东欲言又止,忙问道:“老人家,为何如此?莫非有难言之隐,但说无妨,晚生定当鼎力相助。”

李东叹了口气说:“小女和我未来贤婿宋明青梅竹马,他是城里大户人家的公子,早年我帮他父亲治病时,经常带着小女,他和我小女因此相识,相熟。

后来我双目失明,娘子离世,我归隐山林,他并不嫌弃我们,依然决定娶小女,若非是婚期将近,二人不方便见面,恐怕你今日可以见到宋明。

只是近日,周边怪事频发,经常在大婚只是当晚,新郎离奇毙命,新娘不知所踪,虽然贤婿家中家仆众多,做好各种准备,但小老儿还是担心阿蓉和贤婿有不测啊。”

道士沉思片刻说道:“想必是妖物作怪,我此次下山就是要斩妖除魔,你们放心,我定当护你们周全,既然如此,我即可前去打探,做好准备,婚礼照常进行即可。”

说完,道士忽然离去,不见踪迹。

李东和阿蓉见有道士相助,虽然仍是惴惴不安,但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准备,等待迎亲的队伍。

一切顺利,并无异常。

阿蓉在房内等候,宋明在前院招呼客人,吉时已到,宋明便要进入洞房。

宋明刚进房间,忽然有人尾随而至,瞬间将宋明打晕,阿蓉听到动静,担心妖物出现,伤了自己的相公,掀开盖头一看。

打晕宋明的竟然是他救的那个道士,阿蓉心想,虽然道士本领高强,受伤可能是假的,但自己还是好心救了他,为何要打晕自己的相公?

阿蓉刚想说话,道士嘘了一声,示意阿蓉莫要作声,道士将宋明抱到衣柜前,将他放了进去,又示意阿蓉过来一起进去。

道士小声地对阿蓉说:“我已经查明,妖物今晚必定到此,我怕宋明受到惊吓,才如此行事,你在里面照顾他,你把喜服和盖头给我,我扮成你的模样来等候。”

阿蓉对道士深表感谢。

不多时,房外妖风乍起,只见守在院子里早有准备的丫鬟仆人,纷纷倒地,房门被打开,又被关上,进来一个相貌丑陋的男人。

男人似乎有些疑虑,他说道:“小娘子,为何你一人在此等候,院内客人散尽,新郎没有来此?这样也好,就让大爷来陪你。”

男人刚想掀开盖头,道士忽然掀开盖头,手持宝剑向男人刺去,二人激烈地打斗在一起,男人恶狠狠地说道:“你这不知死活的臭道士,竟然坏本大爷的好事,找死。”

不多时,阿蓉听到男人的惨叫声,仿佛中剑,正当她高兴之时,忽然又听见道士的痛哭声,而且扑通倒地,男人发出了得意的笑声,并说道:“我今天就了结了你。”

阿蓉不忍心道士因为自己丧命,赶紧冲了出来说道:“住手,我知道你今夜是为我而来,道兄是为了帮我才如此,你莫要伤了他的性命,我随你前去便是。”

男人冷笑着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还害得本大爷受伤。”

男人刚想过来拉阿蓉出门,忽然一个白衣女子出现在屋里,拦住了去路,嘴里喊道:“妖狼,莫要害我的恩公。”

二人打斗在一起,阿蓉担心女子安危,一旁相助,此时男子恼羞成怒,一拳将阿蓉打晕在地。

眼见白衣女子落入下风,男子利爪直奔白衣女子,此时道士醒了过来,起身已然是来不及可,他拿起身旁的凳子扔向男子背后。

但道士有伤在身力道太小,男子转身见道士醒来,伸出利爪,径直奔向道士的喉咙,眼看道士生命堪舆。

只见已经受伤的白衣女子,飞奔过来,以身相护,应声倒在道士的怀里。

正当男子得意地以为道士重伤,已无还手之力,便冷笑着再次抓向道士,忽然道士用尽最后的力气,手中宝剑刺向男子,男子被刺穿,应声倒地,现出原形,竟然是一只野狼。

混乱的现场恢复了宁静。

道士重伤,白衣女子奄奄一息,因为狼妖贪图阿蓉的美色,她伤得并不重。

阿蓉醒来后,见道士重伤躺在地上痛苦异常,白衣女子则奄奄一息。

阿蓉见二人为了自己变成这样,十分难过。她赶紧将白衣女子揽在怀中,设法施救,并问女子为何救自己?

白衣女子口中断断续续地说:“白…兔,前来…报恩。”说完,白衣女子化成小白兔,就同那日山上阿蓉救过的那只白天一般无二。

阿蓉痛哭不止,她扶起道士,道士说要盘坐吐纳调息,自行疗伤,他虽然有所恢复,但面容憔悴,但阿蓉还是求他救救小白兔。

道士虽然有心,但是自顾不暇。

正当此时,一位白发道长忽然出现,往道士体内输气,道士呼吸匀称,有所好转,称道长为师傅。

阿蓉忙求老道长救救白兔,道长看了看白兔,对道士说道:“徒儿,你和为师说说,你此次下山,有何收获?”

道士说:“师傅,徒儿此前从未下山,以为世间险恶,但据我观察,民风淳朴,百姓心地善良,只是弟子学艺不精,连累无辜。”

道长又说:“这只白兔,你以为如何?”

道士说:“她虽是妖物,但心地善良,知恩图报,舍命救人,若非是她,我可能已经被狼妖所害,见不到师傅了。”

阿蓉似乎有些不悦地说:“道兄,既然白兔为救你而受重伤,眼看就要不行了,你为何不感谢她,求你师傅救她,还早口口声声说她是妖,并且和狼妖相提并论呢?”

道士被阿蓉这么一说,深感羞愧,沉思片刻后对他师傅说:

“师傅,您曾教导我,一念成妖成魔,一念成道成仙。

那日我下山,遇到白兔,她被我打伤后逃脱,今日我又难,她不计前嫌,舍身救我,弟子深感惭愧。

求师傅允许徒儿带白兔回山养伤,我必替她疗伤,助她修行。

他日若有机会,我愿带她下山斩妖除魔,护佑黎明苍生,求师傅成全。”

阿蓉见道士心意改变,一同求老道长。

老道长笑了笑说:“既然如此,阿蓉,我们就不打扰你的新婚之夜了,徒儿,带上白兔我们走吧。”

瞬间,道士师徒二人,还有白兔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后,附近再无妖魔出落。

阿蓉和宋明虽然平凡,但他们夫妻恩爱,相敬如宾,感情深厚,孝敬父母,生儿育女,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笔者说:

阿蓉本是平凡而普通的采药女子,但她心地善良,救了白兔,又救了道士,她因此既得到道士的相助怕你父亲重见光明,又在新婚夜白兔个道士双双挺身相救,护她周全,获得幸福。

这个故事提醒我们,但行善事,莫问前程,行善之家,必有余庆。

大家对此怎么看?

声明:本故事旨在传承民间艺术,劝人为善弃恶,弘扬传统美德,与封建迷信无关,谢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