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新房鲜花和蜡烛

“这个不错!”

道婆婆从她沉积多年的衣柜中,翻腾着旧时的衣物。

又从装满各式各样首饰的盒子里,挑选着饰品。

“冰儿这丫头,和我年轻时一样,身材匀称、模样俊俏,这些都适合她……”

婆婆满心欢喜地在为冰心准备着新娘的服饰。

“今晚就是冰儿大婚的时候了,真好啊!”

眼前这些华丽的衣物和饰品,都是早年从周天子宫中,流落出来的。

周朝早已灰飞烟灭,而曾经身为公主的婆婆,也成了漂泊的游子。

公主不公主的,倒也无所谓了。

但作为一个女人,尤其看到新娘嫁衣的时候,有谁会心如止水呢?

婆婆一辈子未嫁,与三清的情感,也仅仅是精神层面的。

这其中的苦涩与酸楚,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能够体会。

如今,不同了。

“冰心有了一个痴痴爱慕自己的郎君,再也不会重演自己的悲剧了。”

“好,好啊!”

婆婆睹物思人,在无限感慨中,回忆着往事。

她的眼中不觉溢出了两行热泪。

“我要亲手为冰儿布置洞房!”

婆婆的脸上又洋溢起了幸福的笑容,她真心为冰儿感到高兴。

小木屋早已拾掇停当,婆婆用大红的绸缎装点着喜庆的氛围。

还有一对红烛,这是婆婆私藏多年的东西。

就如同红色的嫁衣一样,婆婆也曾多次把自己嫁给了“丈夫”。

那是一个的婚礼,谁说婆婆就没有爱与被爱的权利呢?

徐福和冰心一直在小木屋的外面。

婆婆把他们赶了出来,她不让二人在里面。要等到良辰吉时,才可以进去。

二人自然幸福地躲开了,他俩甜蜜地看着飞舞的鹤群。

“福哥,你看那只大白鹤,它一刻也不离开那只温顺的小白鹤!”

冰心指着一对白鹤说道。

对面山崖,一只体格健硕的大白鹤,正伸开着羽翅。

它优美地转动着身姿,围绕着一只略为矮小的白鹤,不时地引吭高歌着。

“啾啾!…啾啾!……”

“冰儿,我也会像它一样,一辈子都保护着你!”

傍晚的夕阳把天边的云彩,染成了一片金黄。

倦鸟西归,丛林静默。

海浪平静下来了,安静地依偎在海岛四周,一切似乎都在等待着一场盛典的到来。

“你们进来吧!”

婆婆走出小屋,看着全身洒满金光的徐福和冰心。

小屋的门楣上醒目地挂着一朵大红花,充满着喜庆的感觉。

“啊,太美了!”

冰心一阵欢呼,她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小屋窗户已被一块大红的绸布蒙住,屋里便笼罩着醉人的红晕。

一种朦胧甜蜜的感觉席卷了全身,这便是爱的味道。

婆婆拉住冰心的手,二人缓缓走到床边。

床上整整齐齐放着新娘的嫁衣,也是大红色的。

“臭小子,你先出去!”

婆婆扭头说道。

徐福愉快地闪了出来,他知道这一次,婆婆是要打扮自己心爱的娘子。

自己要耐心等待才是。

幸福真的像花儿一样绽放了,那扇通向幸福的门,已经向徐福打开。

屋内点亮了一对红烛,烛光摇曳着妩媚动人的新娘,她的身姿美丽而诱人。

一袭红裳加身,盖头下面是一张羞涩而幸福的脸。

两颗激动而火热的心,开始快速地跳动起来……

徐福不想急着去挑起新娘的盖头。

他默默地注视着恬静端庄的新娘,一股暖流已经淌遍了全身。

论年龄,徐福已经二十出头了,他也早该有了家室。

如果不是始皇之乱,自己在齐地应该会成为一名很好的医生。

也可以照顾好母亲和兄弟,还有自己的妻儿。

人生没有假设,幸福就在眼前。

徐福慢慢挑起了新娘的红盖头。

“冰儿,你真美!”

“福哥……”

窗外是一轮明月,此时正深情地注视着一对新人。

也照耀着婆婆那瘦小单薄的身影。

她一个人悄悄来到了白鹤的洞穴旁。

月光把她的身影拉得很长,她在一对静谧的白鹤夫妇旁止步。

“鹤儿呀,婆婆来和你们说说心里话,你们可不要嫌我啰嗦啊!”

“记得你们刚生下来的时候,圆鼓鼓、胖乎乎的,可爱极了……”

白鹤已经安静地依偎在婆婆身旁,它们也最喜欢听婆婆讲“故事”了。

“你们破壳而出的时候,婆婆激动得一晚上都睡不着。”

“我把你们一个个都捧在手心里,怎么都舍不得放下。”

“那毛嘟嘟的样子,让婆婆爱死了呀!”

“后来,你们都长大了,一个个飞向了天空,婆婆呀,也就跟着飞了起来。”

“唉,只可惜婆婆老了,真的老了……”

道婆婆就这样和大白鹤说着话,直到东方破晓。

“婆婆,婆婆!”

冰心轻轻呼唤着沉睡中的婆婆。

“婆婆怎么睡在了这里?快进屋去吧!”

道婆婆被冰心搀扶起来,她的脸上依然挂着温馨而满足的微笑。

“冰儿,你已经是位小娘子了,以后可要懂得规矩才行,再不能……”

“知道了,婆婆。冰儿永远都不离开你!”

冰心欢快地打断了婆婆的话,她撒娇似地挽着婆婆的手臂。

“嘻嘻,你这个臭丫头,永远都长不大!”

“啾!……”

大白鹤开始集体起床了,它们向黎明发出了第一声集结号。

徐福已经麻利地开始给白鹤们喂食,他故意绕开婆婆和冰心,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同样一个男孩到一个男人的过程,可以很快改变一个人。

徐福精神焕发,他比以前更加熟练,更加勤劳地操持起了喂养白鹤的工作。

某种程度上说,大白鹤是他和冰心的“红娘”。

“第一次见到冰儿时,冰儿也是乘着白鹤出现的。”

“后来我们一起驾乘着白鹤,开始了海阔天空般的畅游。”

徐福现在对白鹤的情感,自然更加深厚了。

徐福和冰心举行了简单而又浪漫的婚礼,接下来他们必须离开婆婆了。

冰心是不愿意离开婆婆的,但徐福不同。

本来他和冰心已经出观还俗,现在又是夫妻,可以随心所欲地在一起生活了。

他们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可三清在他们婚礼前,明确吩咐过。

“你们婚后,必须离开庄周岛,去秦人的海岛,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二人不明白三清为什么要这样要求,但既然师父如是安排,定有他的深意。

“婆婆,我们要走了!”

冰心满含热泪地说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