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那个人在雨天救了乌鸦。当他结婚时,乌鸦说如果你进入新房,你就会死

  宋朝时,汝州有个苦命小伙名唤郭子益。他家境原本不错,不料父亲因病早亡,家境渐渐衰败,十八岁时,家中已经非常拮据,和母亲姜氏的生活经常捉襟见肘。

  可怜姜氏,经历了大起大落,原本两手不沾阳春水的妇人,在丈夫去世后,开始表现出一个母亲的坚韧,她给人家做针线活贴补家用。

  郭子益从小目睹娘亲的苦难,十几岁时便开始砍柴卖柴,想以此减轻娘亲的负担。生活中的困苦尚能忍受,可姜氏心里的苦压垮了她,就在此年,姜氏重病不起,仅仅一个月便撒手而去。

  郭子益从小在娘亲一个人手中长大,对于他来说,娘亲便是他的天,如今娘亲去了,他的天也塌了。小伙子哭得死去活来,却哭不回娘亲。

  姜氏去世前,特意交待了一件事,当年,密州一个名唤郑宝庆的人落难,郭子益父亲出手相助,帮郑宝庆度过难关。

  为了表达感激,郑宝庆将尚在襁褓中的女儿许配给了同样幼小的郭子益。为了表示重视,还特意将一根洞箫一分为二,两家各执一截。另外还有婚书两份,两家分别存放一份,只等两个孩子长大,便凭此信物成就姻缘。

  后来郭子益父亲去世,姜氏艰难抚养郭子益,妇人承受了很多苦难,但她并没有带着儿子去找郑宝庆,原因非常简单,她不想让郑宝庆认为自己是生活不下去而投靠,况且当时孩子还小,去投靠等于是要人家养。

  由此可见,姜氏心志坚韧,世间少见。可是她要去了,得将此事告诉儿子,要不然儿子便永远不会知道。

  自打母亲去世,郭子益便整日神情恍惚,仿佛憨傻了一般,对于此事也没有太过细想。

  到了姜氏去世的第十四天,郭子益前天晚上便没有睡着,他太想念母亲了。天将亮时,天上下雨,因为今天是娘亲”二七”,他天没亮便冒雨出发了。

  到了地里,他两腿哆嗦着跪倒,哀声哭喊:“我苦命的娘啊!”仅此一句,小伙子再也说不出话,跪在泥泞的地上哭得死去活来,一直到嗓子沙哑,再发不出声方才停歇。他大放悲声,让人闻之落泪,可谁又能体会他的伤心呢?

  半个时辰后,他两手撑地站起,正欲离开,突听不远处传来叽喳之声。转头看,见泥泞的草地中有只幼小的乌鸦,此乌鸦羽翼未丰,应该是因为刮风和下雨从鸟窝跌落。

  它如此幼小,假如自己就此离去,它则必死无疑,看着这只幼小的乌鸦,郭子益想到了自己,不由得悲从心来,赶紧弯腰将它捡起。抬头向树上看,可这四周的树上并没有鸟窝,这可如何是好?

  思来想去,他觉得自己不能就此抛弃小乌鸦,它大小是条性命,自己不能如此无情。于是,他将小乌鸦装入怀中,用身体温暖着它回了家中。

  乌鸦在他温暖的怀中睡着,到家后,将之前的洞箫和婚书拿出来打量,心中一直在纠结去不去密州。

  此一纠结便是三个月有余,三个月的时间,小乌鸦长大。说也奇怪,这只乌鸦对郭子益极为依赖,就算平时觅食飞远,但不超过一个时辰必定会转,落于郭子益肩头。

  假如有时候郭子益呼喊,它则会迅速飞来,一人一鸟,竟如心有灵犀一般。众人见郭子益跟一只乌鸦如此亲近,不由得目瞪口呆,也想不明白他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别人也养鸟,可却没有见过人养乌鸦,乌鸦一直被人认为不详,郭子益是因为母亲去世而憨傻了吧?

  对于别人的闲话,郭子益不以为意。经过这三个月的思考,他想通了,还是要拿着东西去密州一次。为什么呢?他认为,经过这么些年,郑宝庆对父亲的感激定然已经淡了,至于那时候一时冲动留下的信物和婚书,则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毫无用处。

  可是,他仍然非去不可。首先这是母亲去世前一再交待的,他明白,这是母亲为了不让父亲有背信弃义之嫌,他这边认为自己家道中落,所以不配去找人家,也许人家还会认为,是他们家嫌弃人家呢,所以必须要去。

  然后就是,就算对方已经变卦,他也不会埋怨人家,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有想过成就这段姻缘。此番而去,把信物和婚书还给人家,让人家该嫁女儿嫁女儿,自己再回转便是。

  如此,他决心已下,将洞箫和婚书装在一个包袱中,里面还有几件衣服,这便是他的全部行李,只是临出发时却犯了愁。

  在家时,可以随便养着这只乌鸦,但如果要出远门,他带着乌鸦会非常不方便,因为赶路免不了要住店,人家对乌鸦讨厌,岂能让他带着乌鸦入住?

  他看着肩膀上的乌鸦叹了口气:“乌鸦啊乌鸦,咱们的缘分也该尽了,我要出一趟远门,带着你不方便。所以,你自行生活去吧。等我回来,如果你还在,咱们还一起作伴,你看可行?”

  乌鸦岂能听懂人语?不过这只乌鸦却频频点头,然后振翅而去,望着在天空飞翔的乌鸦,郭子益竟生起淡淡的忧伤和失落。

  他从十几岁便开始砍柴,练就了强壮的身体,以往没有出过远门,最远处就是卖柴时到过的集市和城中。可要赶此远路,他并不犯怯,包袱里仅有一点盘缠,不会引起别人觊觎,只管赶路便是。

  将近一个月时,密州就在眼前,他想要今天便入密州时,天上突然阴云密布,伴随着大风,眨眼间便落下雨来。

  他赶紧将包袱从后背解下抱在怀里,不敢让包袱淋湿,因为里面有特别重要的东西,洞箫当然不怕淋,可婚书淋湿了可了不得。

  抱着包袱左右看,发现不远处有方被废弃的古刹,他也顾不上多想便跑了进去。此古刹年久失修,仅有的正殿上破着数个窟窿,但用来避雨已经足够。

  等他进去,却发现里面早有两人,此二人和他年龄差不多,躺在地上不住呻吟。

  他赶紧行了一礼说道:“两位兄台请了,在下路过此处,大雨倾盆,故会进来躲一下。”

  二人对视了一眼,看着他怀中抱着的包袱后,其中一个堆起笑示意他坐下,这古刹本被废弃,谁都能进来避雨,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由于大殿上面有多处破洞,里面光线很好,坐下的他看到两人身上皆带着伤。伤势较轻者很是热情,他便拿出了包袱中的干粮分给两人,共同食用。

  两人连连称谢,吃着干粮,郭子益也明白了二人的遭遇。

  他们是一对合伙做生意的人,伤势较轻者叫牛大喜,另一个唤作马自力。两人做生意返回密州,却不料遇到拦路的歹人,不仅将他们身上所带生意之资尽数抢走,还要毁他们性命,如果不是逃得快,他们此时怕已经死去。

  郭子益听得直叹息,牛大喜看着他好奇问道:“兄台为何死死抱着包袱?此去意欲何为?”

  郭子益想也没想,便把自己到密州来的目的说了一下,他还有些犯愁,因为自己不知道郑宝庆家在密州什么地方。

  三人聊着天,外面雨势不减,听着雨声,加上连日来不停赶路,郭子益感觉眼皮沉重,慢慢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醒来睁眼一看,发现不远处多了一群人,而他身边只剩下牛大喜,马自力则不知所踪。

  看他醒来,牛大喜面有愧疚,重重叹了口气。

  郭子益正感觉不解,惊骇发现自己包袱不见了,他转头看牛大喜,牛大喜哀叹一声:“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啊,万万没有料到,马自力竟是这样的人。”

  据牛大喜所说,其实他们并不算是好朋友,只是搭伙做生意,路上好有个伴,他连马自力家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闻听郭子益是从汝州到密州寻亲,那么定然带了不少盘缠。马自力起了歪心,他觉得他们做生意的本钱被歹人抢走,不如趁着郭子益睡着,将他的包袱偷走离开。

  牛大喜闻言,厉声训斥了马自力,人家郭子益分给他们干粮,他们岂能趁着人家睡着偷包袱?马自力当下便认错,牛大喜也慢慢睡着。

  不料醒来后,发现破殿中多了一帮避雨的生意人,而马自力则已经消失,连同他们的包袱和郭子益的包袱都一起消失。

  郭子益闻言十分震惊,同时不知所措,他包袱里没有什么钱,仅有一点盘缠,那是他平时卖柴的积攒,但包袱里有对于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那便是信物洞箫和婚书,这东西丢失,自己还如何去投亲?

  牛大喜让他不要着急,为什么呢?牛大喜认识郑宝庆,此处已经接近密州地界,他可以带着郭子益去密州。找到郑宝庆后,将情况说明,想来人家也会相信,至于那马自力,他算是看清了此人,从此不会再交往。

  郭子益没有别的办法,那马自力本是图财,偷了自己的包袱离开后,定然会将里面仅有的盘缠找出,然后将包袱扔掉,自己人生地不熟,如何能找到一个被人刻意丢掉的包袱?

  唯今之计,也只有按照牛大喜所说,先去密州找到郑家再说。

  如此,他和牛大喜出发,那帮生意人也一起出发,路上行人渐多,他们仅用了一天便赶到了密州。

  牛大喜并没有欺骗郭子益,是真的知道郑宝庆家。

  不过,到了以后,郭子益再次吃惊,郑家院落很是普通,看起来生意不怎么样,他们家家道也已经中落。

  郑宝庆闻听他是郭子益,当即就摇头表示不信,他耐心将家中情况说出,并且说出了路上遇到的事,这边有牛大喜作证,郑宝庆最终相信了他们。

  据郑宝庆所说,他们家几年前做生意赔了钱,如今生活也不好,而夫人受不了打击而去,家中只剩下他和闺女郑云儿,也就是当年和郭子益订下亲事之人。

  说着话,郑宝庆喊来女儿,一见到郑云儿,郭子益又是大吃一惊,此女不像未出阁的闺女,倒像是个妇人,而且相貌丑陋。

  郑云儿斜眼看了看他,然后说道:“当年是有婚约不假,可是如今郑家不行了,而且我相貌如此丑陋,当然配不上郭公子,所以郭公子还是赶紧回去吧。”

  郭子益没有料到竟会是如此结果,他心目中,郑家虽然非常富裕,但他不贪图人家的富裕,准备着将信物送来,了却这段过去之事便回转。

  可如今看到郑家同样也陷入了贫困,且郑云儿相貌丑陋,他的心思起了变化。

  假如郑家富贵,郑云儿漂亮,他当然不会纠缠。如今郑家落魄,郑云儿丑陋,他如果就此一走了之,反倒显得他势利眼,这样会丢了父亲的脸,也辜负了母亲平时的教诲。

  想到此处,他恭敬行了一礼说道:“听母亲说,郑家原本富贵,而子益此来,就是交还信物,了却这件事的。现在看来,郑家出了意外,所以子益不会违背当年的婚约,会如约娶郑小姐,并且从此照顾郑伯父,直到终老。”

  听了他的话,郑宝庆十分意外,郑云儿也是手足无措,父女两个呆呆地看着他,如同看着一个傻瓜一样。

  一边的牛大喜此时却拍手叫好,对着郭子益伸大拇指:“好,好!果然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不贪图富贵,不嫌弃穷困,郑家得此佳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郑宝庆此时也反应过来,抓着郭子益的手连连晃动:“贤婿如此说,让郑家十分感动,只是有一点,郑家家境现在不如以前,你也属于招婿进入郑家,所以咱们就不举办什么成婚仪式了,你可愿意?”

  郭子益没有犹豫便点头表示同意,如此,郑宝庆马上开始准备,计划着让郭子益和郑云儿明天就完婚。而作为引路人的牛大喜,郭子益自然十分感激。

  可牛大喜却不能久留,他在路上做生意出了意外,此时需要赶紧回家一趟,不过他临走跟郭子益说好了,这个朋友他交定了,以后要多多来往。

  郭子益送走牛大喜,进入郑宝庆为自己暂时安排的房间,思绪纷乱。

  此行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也跟他先前的打算完全相悖。

  可路上丢了信物和婚书不说,郑家竟成了如此样子,从小母亲的教诲使他无法一走了之,那样他就成了背信弃义之人。

  罢了,明日成婚后,自己定然好好干活,努力使生活好起来。

  他正想得入神,突听有人冷哼一声:“你大祸临头而不自知,倒是还把自己给感动了,你觉得你这样做是为了不背信弃义?但你想过没有,你完全上了人家的当,你不成婚就此离开倒还罢了,如果成婚,你入洞房必死无疑。”

  这是谁在说话?他转头四望,惊骇发现乌鸦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自己,并且进了屋子,竟然是它在说话。

  这乌鸦怎么能口吐人言?真是天下一大怪事,还有,它所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自己大祸临头而不自知?什么叫自己入洞房必死无疑?

  他正欲询问,却被一阵拍门声惊醒,睁眼一看,天已经大亮,原来是做了个梦。这让他哑然失笑,自己对乌鸦也是思念,竟然会梦到。

  拍门者是郑宝庆,今日便是大婚之时,郑家准备了简单的饭菜,来者也没有几个人,忙活过了中午,午时刚过,郑宝庆便让郭子益和郑云儿拜堂。

  事毕后,郑云儿进入临时布置好的洞房,而郭子益则被众人拉着在外面饮酒,如此大喜之日,不饮酒怎么说得过去?

  这场酒一直饮了几个时辰,到天黑后仍然没有结束。他被灌了不少酒,脑袋昏昏沉沉,连连求饶之下,众人才放他去厕所。

  到了厕所,扶着墙呕吐一阵,摇晃着昏沉的脑袋正欲出去,突然听到外面的树上传出乌鸦的叫声。这叫声他可太熟悉了,正是他所养的那只乌鸦。

  心中大喜过望,正欲呼喊乌鸦过来,突然想到昨晚做的那个梦,乌鸦在梦中告诉他不要进洞房,究竟是什么意思?

  从厕所向外偷看,发现郑宝庆和众人仍然还在饮酒,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他悄悄从厕所出来,到了洞房边上向里看。

  洞房里亮着灯,他却看得目瞪口呆,因为里面并没有新娘郑云儿,按照流程,此时的郑云儿应该羞答答坐在床上,等着他进去挑开盖头,然后便共同饮下合卺酒。

  可此时里面没有郑云儿,反而是有个男人躺在床上。他明明看到郑云儿进入了洞房,为何里面会是个男人?这个男人又是谁?

  他全身直冒冷汗,虽然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眼前的事绝不简单。

  此地不宜久留,他赶紧从厕所墙上翻出。刚出去,就听到里面传出郑宝庆恼怒的叫喊,然后便有脚步声传来,显然是在寻找他。

  树上的乌鸦低飞下来,他跟在乌鸦后面奔跑,到了一个大坑边躲进去,路上有人奔跑而过,他在坑中不敢动弹,一直到了三更天时,路上再没有人,刚要从坑中爬上来逃走,突见不远处急匆匆过来两个人,两人边走边低声交谈。

  这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他全都认识,竟然是牛大喜和马自力。

  牛大喜不是找不到马自力了吗?马自力不是偷了自己的包袱后逃走了吗?他们为何会同时出现?

  “你们干事太没谱了,如果让他去了真的郑宝庆家,我怎么办?还有那张氏丈夫已经死去,我们又该怎么处理?”

  马自力对着牛大喜怒喝,牛大喜摇头:“你别埋怨了,只要你和郑云儿成亲,一切便大功告成,那小子定然是逃走了,他还敢再回来吗?回去好好劝劝大哥,这事情是他办砸的,也怪不到我们身上。”

  两人走了过去,躲着的郭子益全身不住颤抖,听这两人所言,此处的郑宝庆竟然不是郑宝庆,自己上了牛大喜和马自力的当。

  思来想去,他又不着急逃走了,而是趴在原地等候。

  四更天刚过,路上传来脚步声,马自力从村中急行而出,他悄悄在后面跟了上去。马自力只顾赶路,完全没有注意到后面跟随着的郭子益。

  天将亮时,他在一户人家门前停下,此户人家高门大户,一看便家境不凡。马自力左右看了看,然后助跑纵身上墙,从墙上翻过去后再无动静。

  到现在,郭子益已经完全明白,因为自己的大意和疏忽,被人给顶替认亲了。顶替者就是马自力,他和牛大喜趁着自己在旧古刹中睡觉时定下了计策,而这户人家,必定是真正的郑宝庆家。

  听牛大喜和马自力的交谈,真正的郑宝庆似乎要将女儿嫁给马自力,这马自力和牛大喜可不是什么好人,一旦郑宝庆的女儿真的嫁给了马自力,那以后极有可能被这帮人把家给毁掉。

  而这一切,全都是自己造成的,他得弥补过来,不能一走了之。

  恰在此时,郑家门响,有个老者开了门,他赶紧礼说自己是个赶路人,路遇此处,饥饿难耐,求能讨得一点吃的。

  老者将他引进去后,他一把拉住老者,低声说道:“最近是不是有个人拿着信物和婚书来郑家?”

  老者目瞪口呆时,他又低声跟老者说了几句话,老者将信将疑而去,片刻后带着一个中年人到来,中年人一看到他便双眼微眯,他则上前跟对方说了一阵话……

  中年人越听脸色越严肃,听过后久久不语,最终轻轻点头。

  没过多久,家中突然传出中年人愤怒的叱骂,屋中的马自力被惊醒出来,问是怎么回事。

  中年人怒不可遏,说刚才竟然又有人来投亲,说自己叫郭子益,真是岂有此理,真正的郭子益就在自己家中,可笑此人竟来冒充。

  马自力听后赶紧问人呢?中年人不耐烦摆手说道:“此人比较会装,说自己要去什么村里寻找证据,因为有一帮人骗了他。”

  马自力听罢,笑着摇头回了房间,中年人则也回了自己房间。没过多久,马自力房间的后窗被打开,他从里面跳了出来,开始向前奔跑。

  一口气跑到了昨晚的“郑宝庆”家门前,却见外面有个人鬼鬼祟祟,不是郭子益是谁?他从后面过去,一拳头打在郭子益太阳穴上,郭子益应声倒地,他则拖着郭子益便进了院子。

  郭子益醒来时,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边上围着一圈人,有马自力,有牛大喜,有“郑宝庆”,还有“郑云儿”,这些人全都得意洋洋看着他。

  “马自力,牛大喜,我好心请我们吃东西,可你们竟然偷了我的婚约和信物,然后冒充我去投亲,而这边呢?你们竟然想趁着假成婚害死我,你们是一帮不折不扣的恶人。”

  听了郭子益的叫喊,马自力嘿嘿直笑:“小子,你为什么要说出自己要干什么呢?你既然跑了,赶紧回汝州多好?为什么还要再去郑宝庆家呢?这就是你的命,今天你必死无疑,你死后,会被人说成是和张氏丈夫缠斗时双双死去。我则会娶了真正的郑云儿,以后还会得到郑家的一切,哈哈哈!”

  他的话音刚落,惊讶发现郭子益并没有看他,而是看着墙头,这些人转头,惊骇发现墙头上趴着不少人,这些人跃过墙头,尽是精壮大汉。

  他们本就是乌合之众,顿时吓破了胆,想要四散而逃,却被这些人尽数捉住捆绑。

  中年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亲手为郭子益松开绳子后说道:“贤侄,其实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便认出你正是故人之子,你这孩子,为何这么久方才寻来?让伯父等得好苦!”

  此中年人才是真正的郑宝庆,而马自力和牛大喜他们这帮又是什么人呢?

  其实,他们是一帮贼人,马自力和牛大喜在密州城外行劫掠之事时差点被捉,两人负伤后逃至古刹,正在休息时,遇到了避雨的郭子益。

  郭子益没有出过远门,不知道人心险恶,竟对二人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马自力和牛大喜当然知道郑宝庆,他们对郑家财富垂涎三尺,只是不敢动手罢了。

  听了郭子益的话,两人趁着他睡觉做出了个决定,他们要弄死郭子益,然后冒充他去投亲。不料他们正要动手,有群做生意的人进来避雨,他们只好改变主意,由马自力带走郭子益的信物去郑宝庆家冒充,而牛大喜留下欺骗郭子益。

  郭子益醒来后,跟着牛大喜到了假的郑宝庆家,其实这是他们的一个窝点,主家多病,是假郑云儿张氏的丈夫。他们本意是用穷和丑骗得郭子益回转也就是了,没料到郭子益竟然要娶。

  于是,他们又想出了个歹毒的主意,张氏丈夫多病,她才会跟这帮贼人搅在一起,此时正是除去他的时候。他们想的是,假装成婚,把张氏丈夫害死,摆放到洞房中。一旦郭子益入了洞房,他们便杀了郭子益,对外说郭子益是个窃贼,进来偷东西被发现,跟多病的张氏丈夫缠斗,两人双双身亡。

  不料想郭子益竟然逃走,害怕他找到真正的郑宝庆家,就赶紧通知马自力来商议,却被躲藏在坑中的郭子益跟踪到了真正的郑宝庆家。

  郑宝庆看到郭子益时,就认出他跟故人相像,当郭子益说出自己的计划,要用自己当诱饵引得这帮贼人自己招供后,他便答应下来。

  这便有了后面的事,马自力和牛大喜,以及张氏这些人,尽被带走,等待他们的必是严惩。

  而郭子益也没有再回汝州,因为郑宝庆不答应,他重承诺,还是将女儿嫁给了郭子益。

  婚后,郭子益被分到一些生意,他用心经营,多年以后,家境好转,成为了人们嘴里的郭员外。终其一生,他没有跟人提过自己梦到乌鸦之事,而乌鸦从此也并没有在密州出现过。

  诸位,郭子益是个毫无心机的年轻人,他出门在外,遇到陌生人后,不由分说便告诉了人家自己外出的目的,这是赶路人最应该忌讳的事,因为人心隔肚皮,他无法知道陌生人心中的想法。

  他因此惹出了祸事,差点被人冒名顶替认亲不说,还一度陷入死亡陷阱。关键时刻,他竟梦到了乌鸦,因此躲过一劫,可以说是运气极好。

  而牛大喜等人机关算尽,最终却全面败露,他们受到惩罚,自然是咎由自取,半点也不可怜。

  郑宝庆信守承诺,不以郭子益穷而改变主意,真正诠释了一诺千金的含义。

  至于说乌鸦入梦,口吐人言究竟是真是假,其实这并不重要,与其说是乌鸦提醒,不如说是他察觉出了危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但之所以是乌鸦,是因为他救过乌鸦,这是他的善良,就算是真的乌鸦入梦,也是乌鸦在报善良之恩,您觉得呢?

  (本文由黑嫂原创首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