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新房

文/黄英灿

头巾拽着潮汐的湛蓝。她微笑

带我参观海边绿树遮蔽的博物馆

在掉完牙齿的犁耙旁边

将目光停留在一张古式大床

它让我想象先辈睡觉的姿势

以及尿桶与夜壶

在深夜响起的叮咚声

“那里已经承续了几千年的婚礼

八根柱子撑起一座殿堂

床帘隔离了几代人的秘密

那时床板硬梆梆

安稳,足以抗击二十级台风”

“自从婚纱盛行之日

它被扔进无人过问的旮旯

如今的结婚床

没有柱子,没有蚊帐

厚厚的优质床垫

就像激流中飘移的渔船”

她撩了撩皱纹开花的头巾

右手指向帘幕遮蔽的笑柄

“现在的婚床没有这些

但我们无法忘记关于婚姻的故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