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读了乔志永的《四合院》原著后,我得知乔志永的《两个洞房》是在想蒋雪莹

文|公子逸

乔致庸到死都只爱江雪瑛。

原著中,他在死的那一刻,听到最后的声音,是江雪瑛的声音:

致庸,致庸,究竟是蝴蝶变成了庄周,还是庄周变成了蝴蝶?你说,你说啊……

细读原著,你会发现陆玉菡给乔致庸生了三个孩子,但是乔致庸从未时时刻刻想着过陆玉菡。而对于江雪瑛,她那双“清媚如水”的眼睛,几乎刻到了乔致庸的骨头里。

哪怕江雪瑛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哪怕江雪瑛想过要杀了他,可是在乔致庸的心里,他心尖尖上的江雪瑛依旧跟当年一样那样年轻,那样漂亮。

当你细读原著,你会发现整本书里,陆玉菡在乔致庸心里的位置,都只是一个工具,一个摆设。电视剧里,乔致庸对陆玉菡尚有心疼和爱护,而原著里,真的,乔致庸几乎对陆玉菡无情到残忍。

两个洞房夜,都想着初恋。

乔致庸跟陆玉菡的第一个洞房花烛夜,乔致庸跑去见了江雪瑛。他说尽了狠话,想要江雪瑛对他死心。

他不是想好了要跟陆玉菡好好过一辈子,他是忍不住想要再见江雪瑛一面。他的打算是:他这辈子的心都是江雪瑛的,而陆玉菡代表的只是银子。

在这里不得不提醒女人一句:永远不要在一个男人最落魄的时候嫁给他,因为那样会让你们这份感情彻底不单纯。你觉得是你的一片真心,但是对于他而言,你代表的可能仅仅是一个需求。而一旦他不落魄了,你的存在就变成了摆设,你不能提你对他的恩,因为他会厌烦,你提得多了,那恩就成了你活该,你愿意的。更恐怖的是,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着主动去爱你,主动去为你付出什么,因为他觉得他娶了你,已经是他最大的牺牲了。

乔致庸娶陆玉菡,是为了想要陆家出银子救乔家,明明是他求着陆玉菡,但是,他却觉得娶陆玉菡是自己最大的牺牲和委屈。

而这也是这本书里,我最不平的一个点:陆玉菡是乔家的恩人,为了乔致庸操持家务,生儿育女,并且随时拿出自己的银子贴补丈夫,可是乔致庸心里没她。

他们的第一个洞房,他跑去见了江雪瑛,让陆玉菡独守空房,等他回房间了,口口声声都是对着江雪瑛表白,表白他这辈子的心都是江雪瑛的,没了江雪瑛,他虽生犹死。

而等到陆玉菡替他借来了银子,他竟然想要休了陆玉菡:

嫂子,这个人太厉害,太有心计,她什么都知道,却能不动声色地和我去陆家借银子……是她自个儿问我要一纸休书!

何其典型的忘恩负义,过河拆桥,而当曹氏劝住了他,他则摆出了乔家的家训:

乔家自有乔家的家规祖训,既然我已经把太太娶进了家,就再不会有休妻之事。乔家的男人,从来就不允许休妻。

陆玉菡在乔致庸的心里,到底算什么呢?

当陆玉菡戴上盖头,想要跟他重新度过一个洞房夜,他竟然好一会儿都把陆玉菡当成了江雪瑛。

而这样的状况,整整持续了一辈子,他睡在陆玉菡身边,梦里想的是江雪瑛,他在大牢中九死一生的时候,想的是江雪瑛,他到死的时候,心心念念的都是江雪瑛。

而陆玉菡呢?

到这本书的大结局,陆玉菡都只是一个爱过他的女人,而江雪瑛才是他爱过的女人。

何其讽刺。

不爱,却能生三个孩子。

人性,何其复杂:有时候人不想付出爱,却不想推拒爱,甚至是欢喜得到爱。

当陆玉菡拿出了陆家的传家宝,翡翠白菜,对着乔致庸深情告白时,乔致庸揽过她,吹熄了烛火。而等到乔致庸睡熟了,他痴痴地呼唤道:

雪瑛,雪瑛,你看这只蝴蝶漂亮吗?好大,好美……

等到乔致庸做生意回来,陆玉菡深情地守了他一个晚上,他抱着陆玉菡走过了整个乔家,可是,当一家人团聚,喜气洋洋的时候,浮现在他眼前的是那个眼波清媚如水的女子。

当他的妻子陆玉菡有孕,他惊喜地抱着玉菡转圈,沉浸在自己要当爹的喜悦中。这种喜悦,是他乔家有后代的激动。而当他得知江雪瑛有孕,他激动地热泪盈眶,然后疯了一样跑去了他和江雪瑛定情的那座财神庙,他要重修庙宇,再塑金身,然后把一千两银子给了一个乞丐:

你这庙里的财神爷为我心里每天想的一个人成了件大事,让她怀了孕,终身有靠。我为财神爷重修庙宇,再塑金身,不只是为了还愿,还要求财神爷保佑这个人平平安安地把孩子生下来,养大成人,将来为她行孝尽义,养老送终。

之后他去了一家摊子,把里面“麒麟送子”的年画,都挑出来,在大街上一张一张开始硬塞给路人。

纵观全书,乔致庸这个人对陆玉菡只有感激和愧疚,而他所有的心如刀割,所有的欣喜若狂,都给了江雪瑛。他为江雪瑛昏迷,吐血,为了江雪瑛发疯,发痴,要死要活。

然后,他转过身继续接受着陆玉菡的好,跟陆玉菡谈生意,生孩子,然后把陆玉菡摆在家里,把江雪瑛放在心尖,走南闯北,实现他的志向。

乔致庸这一生,如果娶了江雪瑛,他就会带着江雪瑛游遍山川岁月,温柔缱绻,而当他娶了陆玉菡,那么陆玉菡就只能是一个摆设,永远摆在家里,生儿育女,在他需要的时候,拿钱出来救乔家。

而这也是我一定要说的一个点:男人的性和爱,是可以完全分开的。所以永远不要去嫁给一个心有所属的男人,你不要觉得你是不一样的,你要知道,越是得不到越是刻骨铭心。他愿意娶你,愿意留下你,并不代表他想好了要爱上你。你一旦嫁给这种男人,你很可能跟陆玉菡一样,操劳半生,生了一堆孩子,倾其所有,付出一切,却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摆设,一个到你死,到他死,都从未被爱过的可悲女人。

乔致庸,为什么到死不爱陆玉菡?

为什么漫长的岁月,陆玉菡对乔致庸掏心掏肺,却换不来乔致庸的爱情呢?

因为爱情里,非常残酷的三个点。

一个是,乔致庸和江雪瑛的分离,停留在了爱情最美好的时候。

两个人海誓山盟,一个非君不嫁,一个非卿不娶。而这样的轰轰烈烈却被乔家的大难被迫停止了。于是,这份爱情,在海誓山盟,轰轰烈烈的份上,又填上撕心裂肺,要死要活。这份爱情,在大难中,没有被熄灭,而是被埋没了。可是,越是埋没在心里,越是压抑,也就越是强烈。

不管是乔致庸还是江雪瑛,因为太美好,又因为太痛苦,于是,两个人这辈子都再也有不了感情上的这种激烈了。

第二个是,陆玉菡太好,而江雪瑛太疯。

乔致庸为什么总是考虑不到陆玉菡的感受呢?

因为陆玉菡太好了,哪怕乔致庸不爱她,可是她依旧对乔致庸痴心一片。这样的痴心,男人可能有一瞬间的感动,但是时间长了,也就成了一种习惯。他会习惯了忽视陆玉菡,而考虑江雪瑛,因为在他的心里,陆玉菡那么好,什么都可以自己承受,而他的雪瑛妹子,是那么痴情那么傻又那么疯的一个女子,他怎么能不管她。

于是,当江雪瑛要嫁进何家,乔致庸丝毫不顾及陆玉菡的心如刀割,竟然求着陆玉菡去劝他的雪瑛妹子。

陆玉菡哪里是什么妻子,她就像是一个万能的工具,乔致庸缺钱找她,乔致庸放心不下初恋,她就去拯救乔致庸的初恋。而等到她没钱了,她就悄悄走了,因为,她觉得她对乔致庸没用了。

陆玉菡这荒唐的贤惠和无私啊。

第三就是,越是得不到,越是念念不忘。

人性里很幽暗的一个点:那些我们得不到的东西,往往容易成为我们的执念。

对于乔致庸而言,特别想得到,却怎么也得不到的江雪瑛,就是他的一个执念。在他跟陆玉菡漫长的婚姻里,他的眼睛总是会透过陆玉菡去望见那个他得不到的江雪瑛。

得到的成了蚊子血,得不到的成了白月光。而江雪瑛这个白月光,还一点都不放弃地不断地在乔致庸面前刷存在感。

得不到,又时常在眼前晃,于是一直念念不忘,一直到死,乔致庸最后怀念的还是江雪瑛的声音。

关于男人,女人一定要知道的事。

《乔家大院》其实是一部很悲剧色彩的书,这本书里的乔致庸一辈子没有实现自己的抱负。原著里的乔致庸太愚忠,也太理想化。

而关于他爱情和婚姻的部分,有两个点非常值得女人深思:

一个是,乔致庸为了什么抛弃江雪瑛?

读第一遍的时候,我只觉得乔致庸是为了救乔家才抛弃江雪瑛,可是,等到一遍一遍地读,我突然读懂了曹氏准备后山那个非常简陋的房子的真实用意。也突然明白了,龙门之前,乔致庸慷慨陈词,商业兴国的根本意义。

乔致庸抛弃江雪瑛,不仅仅是为了救乔家,还是为了实现他的理想和抱负。

他和陆玉菡入的第一个洞房,他流着泪对江雪瑛这样表白:

雪瑛,我是一个男人,一个男人,自他生下来,肩头上就挑起了家国之重。一头是祖宗和这个家,一头是一个男人的胸怀和志向,我虽然不想经商,也不想做官,可只要我是个男人就走不出家国这两个字!雪瑛,雪瑛,为了这两个字,我只能忍心撇下你,做一个负心之人。

乔致庸抛弃江雪瑛是为了乔家,更是为了他内心真正的抱负,他想要通过经商去实现自己兴国的理想。

这有什么不对吗?

很对。因为很对,所以,一定要女人清楚一点,男人就是不可能一辈子只围着你转的。爱情,可以让他们如痴如醉,要生要死,但是,一旦涉及到了他们的事业、理想,爱情就成了可以舍弃的东西。

所以,女人这一辈子都不要做江雪瑛这种糊涂的女人,她从头到尾,就没有真正了解过乔致庸,乔致庸不是为了银子抛弃了她,而是为了他自己“商业兴国”的抱负,才舍弃了江雪瑛。

一个女人这辈子最紧要的一件事就是:不要让自己的格局太小。你看一个男人,不要只看到了爱情,你要自己明白并理解,一个男人,他就是不可能一辈子只为了爱情。你要豁达点,理智点,然后爱自己一点。乔致庸负了江雪瑛,那么江雪瑛,完全可以嫁给另外疼她爱她的人,生儿育女,幸福一生。

第二个点,陆玉菡对于乔致庸的意义。

乔致庸临死前,对于陆玉菡的定义是:爱过他的女人。

婚姻里非常讽刺的一个点:女人一旦成了妻子,就成了那个男人理所应当可以索取,可以完全不用回报的人。

对于乔致庸而言,陆玉菡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只要成了他的妻子,那么就理所应当地为他付出,为乔家付出,他看不到她的伤痛,也不在乎她的喜怒。对于,乔致庸来说,陆玉菡是他的妻子,就该生儿育女,就该操持家务,就该为他安慰初恋,就该包容他的一切。

前几天看到一个新闻,一个保姆拒绝了一个大学教授的求婚。

为什么呢?

因为,妻子,会让一切付出变成了理所应当。

多么痛的领悟。

但愿,男人们永远不要做无情无义的乔致庸。你要永远记住,妻子,才是最需要你回报的人。你若长期无回报,妻子也会心寒,也会失望,甚至绝望。

原著里,乔致庸,最后是孤独终老。陆玉菡和江雪瑛都离他而去,而这才是这本书里,我最认可的一个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