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后重读《乔家大院》:我明白60岁的曹操的《洞房杀夫》是一个壮举

孙茂才和曹氏的洞房花烛夜,曹氏抓住孙茂才的前胸,从怀中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孙茂才,是你害了我曹淑芬,今天嫁到你家,是我的死期,也是你的死期。

想孙茂才算计了一生,他怎么也没想到,曹氏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弱女子竟能如此刚烈,作出这样的壮举。

永远不要低估了一个弱者的反抗,尤其是弱女子的反抗,因为她们别无选择,于是,她们更会孤注一掷,甚至是不顾一切。弱者的反抗,往往都是带着摧枯拉朽的毁灭性的。

孙茂才以为曹氏这样的弱女子,只能任他摆布,却没料到,曹氏用自己的命,下了一盘毁灭他孙茂才的大棋。

孙茂才之极恶。

孙茂才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心心念念地想要娶曹氏?

无关一丝情爱,只跟曹氏的两个身份有关。

电视剧里美化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而在原著里,当孙茂才之所以娶曹氏,不过是她有着两重身份:一个是,太谷大商家曹家的千金小姐;另一个是祁县大商家乔家的大太太。

孙茂才在洞房之夜,得意忘形地说道:

你当年太谷大商家曹家的千金小姐,祁县大商家的大太太,竟然转到我的床上来了,还带来了乔家全部的产业做你的嫁妆,这一转眼,我孙茂才也成了家资百万的富人。

想想他孙茂才,一个以卖花生米为生的落魄书生,那是连媳妇都娶不上的。可是,越是落魄而心不甘的男人,越是对富贵窝里的女人,有一种天然的向往。

这种向往跟情爱无关,只跟欲望有关,想要把这种女人娶到手里,拯救自己的穷命,也满足自己终于能高高在上的龌龊心理。

于是,当孙茂才第一次见到曹氏,他透过这个苦命的寡妇,看到的是,这太谷大商家曹家的千金小姐,果然不同凡响。

他一个落魄的书生,能娶到一个富人家的千金小姐,这怎么能不令他有那种龌龊的兴奋。

至于曹氏的第二重身份,孙茂才更是垂涎已久。因为他看到的是这个身份背后的巨大财富。娶了这个女人,就意味着他能把乔家所有的财产占为己有。哪怕这个女人早已经60岁左右,早就白发苍苍,他都丝毫不在乎。反正,他身边依旧有别的年轻女人,他依旧可以眠花宿柳。

更何况,曹氏还是乔家的大太太,还是乔致庸的寡嫂,相当于乔致庸的一个娘。

而他娶了乔致庸的娘,既能得到乔家的财产,还能羞辱和报复他最恨的乔致庸。

这种一举多得的买卖,他孙茂才怎么可能不百般算计。

可惜,他低估了曹氏,他以为乔致庸被抓,只要他提出了娶曹氏,曹氏这个弱女子,就会带着乔家的全部财产,乖乖就范。可他忘记了,这世上,还有公平,还有情分,还有贞烈。

曹氏之极善。

长嫂为母。

乔致庸,三岁丧母,由哥嫂一手带大。看看他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任性逍遥的性子,就能想象出,曹氏这个嫂子,对他有多好。牢狱之中,曹氏最后一次去看了乔致庸,他吃着曹氏做的饭菜,跟曹氏一起回忆他的小时候:

快吃吧,嫂子还像你小时候一样,看着你吃。这个菜你小时候最爱吃了。那时候你大哥掌家,你还小,上不得席,急着要吃这个……

那时候大嫂疼我,就偷偷地从未上席的盘子里给我拣几块,放在一只小碟子里,让我藏在厨房的桌子底下吃。大嫂,你也吃。

古代的男人在养孩子的过程中能参与什么呢?更何况,乔致广始终沉在乔家的生意里不能自拔。曹氏嫁到了乔家,还没有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就有了乔致庸这个小叔子。

这里一定要注意一个时间点:16年前。

16年前,乔致庸就到了哥嫂的手里。而到乔致广死的时候,曹氏的儿子景泰才不过五六岁的样子。 如果乔致庸三岁的时候,就跟着曹氏,可想而知,曹氏把多么漫长的时间,多么深厚的感情给了乔致庸。

乔致庸,就相当于她的大儿子。她这个寡嫂,是能为了乔致庸无怨无悔去死的。孙茂才,以为他摸了曹氏的手,以为他搅乱了曹氏的心,曹氏就能什么都不顾了。他只看到曹氏这个长嫂的身份能给他带来的好处,却完全忽视了曹氏作为乔致庸的长嫂,一手把乔致庸带大,她怎么可能让乔致庸受孙茂才这样的奇耻大辱。

一向良善的曹氏,为什么有勇气在洞房杀夫?

孙茂才,想当初你一个比叫花子好不了多少的东西,来到我们家,致庸好心收留你,我看你可怜,让人帮你缝衣服,做鞋帽,你才像个人样儿!可我万万没想到,你竟是个人面兽心的东西,竟会在我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辈子只知道相夫教子的弱女子身上打起了鬼主意……也是我一时软弱,让你拉了我的手,从那一日起,我一生的名声就亏了。谁知道你害了我还不够,为了得到乔家的家产,又要借朝廷的刀,置致庸于死地。孙茂才,世间竟有你这样的人,我真是闻所未闻。

乔家收留了孙茂才,成就了孙茂才,让孙茂才有了一席之地,有了体面,有了前途,可是孙茂才不仅不感恩,反而打起了龌龊心思,想要勾引乔致庸的寡嫂,谋夺乔家的财产。他最后谋夺不成,竟然起了杀心。而曹氏,这个命运悲惨的弱女子,则成了他谋夺财产,羞辱乔致庸的一个工具。

如此不公,如此忘恩负义,如此欺人太甚,曹氏,太谷大商家曹家的千金大小姐,乔家真正的当家主母,又怎么可能恋爱脑到只想着所谓的男欢女爱,只想到所谓的忍辱负重。

曹氏,在乔家最落魄的时候,都不曾弯一下自己的脊梁,更何况,是面对孙茂才这样的一个小人。

另一股勇气。

驱使曹氏改嫁的动力,除了曹氏对乔致庸的深厚感情,还有她对乔致庸的愧疚。

那是她作为长嫂的担当:公婆临死前,把乔致庸托付给了她,丈夫临死前,也把乔致庸托付给了她。他们都希望乔致庸这辈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潇洒快乐地过一辈子。而她为了救乔家,逼着乔致庸走上了这条经商之路。

尤其是她的丈夫乔致广,临死前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乔致庸经商。哪怕乔家败了,他都要让他的兄弟好好读书,按照自己的心意活一辈子

不得不说,乔致广何其天真,他留下了这样大的一个烂摊子,孤儿寡母,他不去惦记,他唯一惦记的是他已经成年的兄弟。而曹氏又是何等的贤惠良善,她救了乔家,却心存愧疚,几乎把乔致庸在经商路上遇到的一切“恶运”,都归结到了自己的身上:如果不是她,致庸也不会经商,也不会遇到这样多的苦难。她甚至觉得,乔致庸跟孙茂才结下这不共戴天之仇,也全都是因为她。她觉得是她害了致庸。

对于孙茂才而言,这场婚礼是一场算计。

他想要通过这场算计,羞辱乔致庸,也欺负一下曹氏这个曾经的千金小姐,最主要的是,他还可以通过这场联姻,一举成为有百万巨资的富人。

可对于曹氏来说,这场婚礼,是她为孙茂才专门设的一场骗局,目的是为乔致庸报仇,为自己雪耻,同时让孙茂才,人财两空,摊上“逼死乔致庸寡嫂”的官司。

细读整本书里,你会发现孙茂才和曹氏的较量,就是弱小的善和极大的恶的正面交锋。

一个无情无义,满心龌龊,一个情深意重,心如朗月。一个为利,丧尽天良,而一个为了情,舍生忘死。

临死前的摊牌。

新婚之夜,曹氏先是狠狠地甩了孙茂才一个耳光,然后就是畅快淋漓地怒骂,骂痛快了,她就拿出了自己的休书,开始跟孙茂才摊牌:

孙茂才,你失算了,你只娶了一个白头发的女人做你的娘。

如此刺激之下,孙茂才终于原形毕露:

曹淑芬,你怎么给我来的,怎么给我回去。我要的是一个带着乔家全部家产做嫁妆的女人,不是你这样一个两手空空的女人。你走,现在就走。

何其讽刺,孙茂才算计了乔家一辈子,到最后竟然败在了曹氏这个弱女子的手里。

刘墉在《你不可不知的人性》中写道:

多半上当的人,都是以为“只有自己聪明,别人不聪明”,而且存了占便宜心理的人。

想他孙茂才,智计才华不输于乔致庸,却因为人品的败坏,和强烈的“占便宜”心理,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弱女子曹氏,下活了这盘大棋。

他没算到曹氏会骗他,他也没料到曹氏会杀他,他更没想到,曹氏在答应这场婚姻的时候,就已经抱有了必死之心:

孙茂才,我知道我是一个女人,没有力气,杀不了你,可是我连自个也杀不了吗?我今天在你家里就杀了我自个儿,就清白了,我就用我自个儿的手,给我自个儿讨了一生的清白。

曹氏,用自己的命,救了乔致庸,保住了乔家,也讨回了她的清白。她为乔致庸报了仇,为乔家报了仇,也为她自己报了仇。

何等的刚烈。

我越是读古代的那些女子,越是发现:越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越是被教养得有心计,有手段,有见识。她们大多数并不是软弱可欺,娇气无能的。因为,他们要婚配的人家,大多家世不低,并且,她们进门是要做当家主母的,又怎么可能没有两把刷子。

不管是曹氏,还是陆玉菡,她们作为有钱人家的小姐,虽然娇弱,可内心强大,尤其能经风雨。又因为,她们从小就是金贵自己的人,金贵自己的心,于是,当她们被辱时,反抗也更加激烈。

孙茂才只看到了曹氏那两重身份给他带来的巨大利益,却没有真正了解过曹氏这样的大家小姐,这样的当家主母,有着怎么的心性和手段。

真的是乔致庸和孙茂才救了大难中的乔家吗?

不是。是曹氏。

当乔致庸还想要逍遥自在的时候,曹氏早早地就看明白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于是她逼着乔致庸当了东家,也是她张罗了陆家这门亲事,让乔家真正地起死回生。

很多年前,读《乔家大院》,读到曹氏的死,觉得是一个她太傻,如今再读,竟然由心而起的都是敬意:这样的嫂子,这样的千金小姐,这样的当家主母。在面对欺辱和不公的时候,毫不妥协,奋起反抗,用心计,用自己的一条命,力挽狂澜,这何尝不是一种壮举。

如果说,乔致庸是那个时代的英雄,那么曹氏和陆玉菡这样的深宅女子,就是托举起英雄的另一种形式的“巨人”。因为乔家的几次大难,都是这两个女子,力挽狂澜的。

最后,曹氏自己休了自己,陆玉菡也自己休了自己,两个弱女子,为了乔家,为了乔致庸,付出了自己能付出的一切,最终,一个身死,一个身退。

这辈子你要懂“怨恨”的由来。

周国平在《人生哲思录》中写道:

假如你平白无故地每月给人一笔惠赠,开始时,他会惊讶,渐渐地他习惯了,视为当然了。然后有一回,你减少了惠赠的数目,他会怎么样呢?他会怨恨你。

我们总以为怨恨的产生是因为得不到,可其实,很多时候怨恨的产生,是因为他得到的太多了。

没有哪一家的东家,比乔致庸更厚待身边的合作伙伴了。可是,他的厚待,滋生了好人的感恩和善良,也滋生了孙茂才这种恶人的贪欲和野心。

孙茂才只觉得是他成就了乔家的生意,却忘记了没有乔家,没有乔致庸的信任,没有乔家的生意,他孙茂才,就一辈子都只是一个落魄的书生。

而曹氏的洞房杀夫,恰恰是对孙茂才这种忘恩负义的行为,最极致的反抗。

曹氏的洞房杀夫,不仅仅是为了救人和报复,更是因为她心中始终坚持了“恶人就该有恶报”的公平:

想我曹淑芬,千金万金之体,岂是你这样的无耻之徒可以碰一碰的?打了你,也脏了我的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