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新郎没有脱衣服就睡着了。他是喝醉了还是别的什么?

晨与倩是冬天相亲认识的。经过接触了解,倩喜欢上了白净、帅气,不爱说话的晨。晨呢,对安静漂亮的倩也是越来越喜欢。两人情投意合,双方父母就择日为他们订婚了。

订婚后,晨一有时间就约倩吃饭或是看电影后一起聊天散步,每次都有说不完的话,每次都是舍不得道别。

开心幸福的日子过得很快,一晃就过去了四个月。天气渐渐热起来,倩穿上了漂亮的裙子,整个人看上去温婉清新,晨对倩是越来越喜欢,每次看到适合倩穿的衣服总是给倩买回来。可令倩不解的是,自己想给晨买衣服,让晨去试试,晨总是找借口不去,大热天的,晨也从不穿短袖衫。

有次倩忍不住问晨为什么一年四季都穿长袖衣服。晨不自然地转过身,嘟嘟哝哝的说不喜欢短袖,怕蚊虫叮咬。倩想了想,确实,有的人皮肤不好,被蚊虫叮咬后会过敏,可能晨也是这样的皮肤吧。

之后,倩也没再强求晨去试衣服,给晨买衣服时,凭着尺寸买就是。

双方父母见晨与倩情投意合,经过商量后,着手准备谈婚论嫁的事。这时的倩每天都是开心的,期望着以后能与晨情意绵绵、天长地久。而此时的晨,像无事人似的,每次看着倩满脸幸福的模样,脸就不自然,说话也越来越少。

看着这样的晨,倩隐隐有些奇怪,她在猜想:晨是不满意我要了彩礼钱吗?还是不喜欢我了?或有其他隐情?倩想不明白,就问晨,晨说没什么,就是这些天因工作的事,自己不想说话罢了。让倩别多想。

晨这么说,倩想着也是吧,这几年疫情,很多工作人员都增加了工作量,有时候有烦恼很正常。

婚礼如期举行,亲朋好友都来庆贺,酒过三巡,新郎新娘被大伙儿推进新房。晨到了新房,倒在床上就睡。倩满脸绯红地对晨说:你衣服都没脱,怎么睡?晨闭着眼睛没说话,倩有些生气,想了想,就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晚上,倩洗漱好后坐床上玩手机,都11点多了,晨还没进房,倩打着哈欠躺下,一会儿就睡着了。一觉醒来,不见晨,倩突然哭了。晨从外面跑进来,抱着倩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倩用手捶着晨哭着问:你是不是讨厌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上其他女人了?晨直摇头,双手不停地拉扯自己的头发,痛苦写满脸上。尽管这样,倩今天豁出去了,一定要晨一个说法,不然,马上回娘家,再也不见。

晨静静地看着倩,开始一颗一颗的解扣子,倩一下惊呆了,怔怔地看着晨。一颗,两颗,三颗……倩惊叫一声,瞪着大眼看着晨的胸膛:皱皱巴巴的皮肤紫乌紫乌,如波浪般层层叠叠凸凹不平。倩恐惧了,绝望地抱着头大哭起来。

晨痛苦地对倩说:我身上的疤痕,是因为救一个被大火围困的孩子,自己的湿衣服脱给孩子后光着身子,被大火烤焦的。我很对不起你,一直想告诉你,只是~只是~太怕失去你,舍不得你离开我,就一直不敢对你说。倩,要打要骂都由你,甚至~甚至,离开我,都行。

倩慢慢地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晨,颤抖着手想去摸晨的胸膛,却又突然把手缩回来。

安静,一片安静。

倩把晨的扣子一颗一颗地扣好,什么也没说,下床洗漱去了。

晨痛苦地埋下了头。

收拾好的倩对晨说了句:我回娘家住几天,你别去找我。就走了。

晨一直没有倩的消息,也不敢打电话给倩,每天度日如年,又如释重负。

晨正烦躁时,倩来电话了:可以来接我回家吗?我在某大酒店。

晨立刻答道:你等着,我马上到。

倩看到几天不见的晨瘦了一大圈,眼里布满血丝,心里隐隐作痛。

晨看着脸色蜡黄的倩,明白她这几天一定没合眼,心疼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把拉过倩,紧紧地抱着。

(后来,经过医治,晨烧伤的皮肤全部换了。现在的晨和倩还是如初般幸福。)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为了保护他俩的隐私,人物名是假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