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新婚之夜,屋顶上响起了一个声音,说:“新郎官,你的妻子不是人类。”

明朝嘉靖年间,有一个名叫甘从甜的书生,生性善良,走路生怕踩死蚂蚁,看见落难的小动物,都会好心救助。

这一天,甘从甜去拜访文友,路过集市时,看见一个老猎人在售卖一只白狐。白狐浑身都是白色,看不到一丝杂色,非常可爱。它似乎知道面临大难,嘴里发出哀鸣,一双眼睛不断在看着过往行人,眼里尽是哀求之意,似乎在盼望有人解救它。

甘从甜与白狐的目光一对上,就明白了它的哀求之意,当即上前询问老猎人,白狐卖多少钱?老猎人见他是一名文弱书生,看起来属于良善之辈,似乎猜透了他的用意,竟然狮子大开口,索要两千钱。甘从甜气极反笑,说道:“你这个老儿,好没道理,白狐受了伤,破了卖相,你还索要两千钱,真是岂有此理!”

白狐确实受了伤,它不慎落入圈套,一条后腿血肉模糊。老猎人奸笑着说:“爱买不买,就是这个价,少一文钱不卖。”

甘从甜据理力争,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一千五百文成交。甘从甜抱起白狐,也不访友了,径直来到医馆里,给白狐疗伤。老郎中皱着眉说:“我行医许多年,从来都是给人看病,你让我给白狐治伤,对我是一种羞辱。不过,你要是肯多出钱,我愿意让你羞辱一下。”两人经过讨价还价,甘从甜答应出三倍的诊资,老郎中这才喜笑颜开地给白狐疗伤。

老郎中给伤口涂抹了药膏包扎妥当,甘从甜把白狐抱回家里休养。每隔三天,他抱着白狐去找老郎中换药。换了五次药后,白狐的伤口基本愈合,行走无碍,甘从甜便把他放归山野。白狐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最终隐没于山林里不见踪影。

一转眼,一年多过去,到了童生试之期,甘从甜参加考试,中了秀才。同窗好友们轮流宴请他,表示祝贺。

这一天,甘从甜到同窗好友家里做客,大家兴致高涨,一直喝到黄昏时分才散席,各自急匆匆地回家。甘从甜走到河边,迎面走来一名漂亮的女子,扭着纤细的腰肢,对他娇笑着说:“秀才行色匆匆,难道是赶着去和人约会?”

甘从甜躬身作揖,微笑着说:“小娘子说笑了,我多贪了几杯,误了回家的时间,故此行色匆匆。如今天色已晚,小娘子孤身一人,要往哪里去?”女子说道:“我也是急着回家的。”

说着话,两人错肩而过,女子抛着媚眼,甘从甜的心里如小鹿乱撞,赶紧收敛心神,急匆匆地赶路。刚走了几步,忽然听见女子“哎哟”一声,他回头看去,只见女子蹲着身子,右手揉着脚踝,满脸痛色。

甘从甜关心地上前询问,女子眼泪汪汪地说:“我的脚扭伤了,这可如何是好!”甘从甜问道:“小娘子的家还有多远?我去你家叫人来,搀扶你回去。”

女子皱眉说:“我家倒是不远,拐过两道弯,山谷中一片树林边就是,只不过,我家只有老母,腿脚甚是不便,无法搀扶我回家,这可如何是好?”

甘从甜犹豫片刻,说道:“小娘子若不嫌弃,我搀扶你回家吧。”女子大喜,挽着甘从甜的胳膊走了几步,忽然又痛苦地蹲下身子。

女子说她的脚疼,无法行走,让甘从甜背她回家。甘从甜满脸通红,摆着手说道:“古人有云,男女授受不亲。”女子正色说:“秀才真是迂腐,这只是权宜之计。”甘从甜只好背起女子,他还没有婚配,从来没有与女子近身,如今背着一个温软如玉的身子,直燥得满脸通红,低着头急匆匆地赶路。

到了山谷下,果然有几间精致的草庐,屋里迎出一位老奶奶。女子借口天色已晚,山中野兽出没,挽留甘从甜留下来歇宿一晚。甘从甜答应下来,老奶奶端出饭菜,他匆匆地吃了几口,坐下来闲话。原来,女子姓水,闺名袅袅,父亲早亡,与老母亲相依为命。她年方二八,尚未许配人家。

临近三更,水袅袅端着灯,安排甘从甜在厢房里睡下。半夜里,屋门忽然被推开,水袅袅穿着红肚兜,媚笑着要上床。甘从甜赶紧坐起来,说道:“我也对你有意,只是名不正言不顺,不敢做苟且之事。”

水袅袅娇笑着说:“想不到你迂腐得如此可爱,这样吧,你明天来提亲,娶我回家做长久夫妻。”甘从甜答应下来,水袅袅恋恋不舍地离去。

第二天回到家里,甘从甜禀明父母,父母委派一名精干的老仆,带着聘礼,和甘从甜一起上门提亲。双方定下婚约,约定半个月后完婚。

很快,婚期来临,这一天,高朋满座,甘从甜把水袅袅迎娶回家,拜了天地,送入洞房。宾客散去后,甘从甜带着几分醉意,进入洞房,揭开了红盖头。两人相拥片刻,说着情话,然后宽衣解带,准备就寝。

这时,屋顶上突然传来说话声,“新郎官,你老婆不是人,你要小心了,她要吸你的阳气。”水袅袅猛地坐起来,喝问道:“你是谁?为何来坏我的好事?”屋顶上的声音说:“水蛇妖,你打错了算盘,甘从甜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休想得逞。幸亏我来得及时,差点晚了一步。”

话音刚落,白影一闪,落下一只白狐,正是甘从甜当初搭救的那一只。水袅袅飞身上前,与白狐斗在一起,却被白狐咬住脖子,瞬间变成了一条杯口粗的水蛇。白狐三下五去二,将水蛇吞进了肚子里。

甘从甜目瞪口呆,恍如做了一场梦。白狐说:“水蛇妖专以美色勾引人,吸食阳气,幸亏你不是随便之人,不然的话,早已做了亡魂。我在山中修行,耽搁了一段时日,差点来晚了一步。”

甘从甜苦着脸说:“我今天刚完婚,便又恢复了单身,说出去岂不让人笑话!”白狐说:“再修炼大半年,我就能变幻人身了,到时候,我来和你婚配,长相厮守。”说完,消失不见。

大半年后,一名漂亮的女子来到甘家,她就是那一只白狐。两人恩爱了一生,生下了七个儿女。五十年后,甘从甜寿终正寝,白狐离去,从此没有再出现。

正所谓色是割人的钢刀,有许多人面对美色,把持不住,铸成大错。甘从甜坐怀不乱,才得以保全性命。当然了,救了他的,是他的善心,这一点毋庸置疑。本故事采用了精怪的元素,在于借事喻理,劝喻世人,与封建迷信无关。

欢迎大家关注点赞评论,你的支持,就是我坚持创作的动力源泉!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