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浒传》里,王莹打不过胡三娘,她结婚那天是怎么进新房的?

《水浒传》中的女性角色虽不多,但性格千秋,论起出场就令人眼前一亮的,非扈三娘莫属,且看书中描述:

霜刀把雄兵乱砍,玉纤将猛将生拿。天然美貌海棠花,一丈青当先出马。

扈三娘不仅花朵容颜,更是难得的女中豪杰,英姿勃发、霜刃如风。单枪独马十几个回合便活捉了王英,枪法精熟的欧鹏亦斗她不下。

这样一个雾鬓云鬟的飒爽女将,偏偏被宋江指婚给了五短身材、色令智昏的王英,实在是叫人意难平!

自古以来,人类对美好的事物都有着更高的期待,正如康德所言:“美是人类理念的感性体现”。所以,形貌峥嵘的王英配英武美丽的扈三娘这种事,就如鲜花入污泥、珠玉埋秽土,分外触目;似烧琴煮鹤、破壁毁珪,尤为嗟叹!

虽然大部分读者也知道,王英和扈三娘的CP,如同阿西莫多和艾丝美拉达,是文学艺术“反差艺术”和“残缺美感”的需要,但源于对美好的向往,让人终归气煞。

在大家义愤的同时,恐怕多少会有一丝疑惑:扈三娘的功夫,明显比王英强,梁山攻打祝家庄时,王英就是扈三娘的手下败将,那么,扈三娘既然对这桩婚姻不满意,为何不加以反抗?又如何默许王英走进了洞房?

毕竟历史上像这样的案例也有不少,比如孙尚香在新婚之夜,命侍女手持刀枪斧钺在房中列阵,只为了给刘备一个下马威;房玄龄的夫人卢夫人,也是在床头放上宝剑,震慑丈夫。

除了侥幸逃脱的哥哥,扈三娘满门族人皆被梁山屠尽。对于宋江乱点鸳鸯谱的作为,读者尚且不满,而身负血海深仇的她,认了宋江为义兄也就罢,竟然还觉得“宋江义气深重,推却不得,只得拜谢”。出场飒飒的女杰却一反常态地温驯,实在令人费解。

处一隅而观全局,扈三娘对宋江的软弱态度中,即可窥见她对王英的妥协。

扈三娘对王英怀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常理来看,扈三娘心中一定是充满了不满、愤怒、怨懑和鄙夷,毕竟初与心怀不轨的王英交手时,她便觉得“这厮无理”,甚为反感。彼时,扈三娘已有门当户对的未婚夫祝彪,骑着白马的年少壮士,璧人一对。两相比较,更觉王英形容丑陋不堪。

其实代入小说的时代背景来看,扈三娘对王英,更多是感激!

为何这么说呢?

不看背景谈对错,等于耍流氓。扈三娘所处的时代,和文明自由的二十一世纪,可完全不一样。扈三娘处在北宋末年,理学当道,女性完全没有任何地位可言的封建社会,而内忧外患之下,女子悉如物件,命比草芥。

在梁山举事之前,有西夏进攻河、珉五州,尽屠男子,将无数妇女俘虏;

梁山举事之时,有方腊乱杭州,国师包道乙在杭州建立了女监,抓来无数杭州城女子;

梁山归顺朝廷之后不久,更是发生了众所周知的女真入侵,数万女子尽血泪,更无一个是男儿!

女子作为战争的牺牲品和战利品,得胜的一方,可以对俘虏的女性任意处置。扈三娘身为梁山的俘虏,形同道具,无论被怎么处理,都符合当时约定俗成的时代特色。

虽然扈三娘上梁山后仅说过两句话,但出场时有提到她“是个乖觉的人”,机警聪敏如她,对自己被俘后的命运早了然于心,认宋太公为义父、尊宋江安排,都是不得已的自我保全。

梁山的绿林好汉们,可不是救济穷人、解放人类的善良大男孩,而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刀砍人”的“天杀星们”,匪气十足。在他们眼中,女子还不如一碗酒、一块肉。正如石秀对杨雄说的那样:“为了一个女子伤了兄弟感情,枉为英雄。”

英雄也爱美人,王英尤甚。宋江初次认识王英时,恰好碰上他强行掳来清风寨的寨主夫人欲行不轨。若非宋江碍于她是花荣同僚之妻有意相救,寨主夫人命运如何,自不言而喻。

但王英对扈三娘,却和对其他女子的粗鲁莽撞不同,有不一样的感情。可能王英从没见过扈三娘这么英姿飒爽的女性,初次交手便为之倾倒。

从此,扈三娘有了一个名分。这个名分帮助她,让她在一万条黑暗的命运之路前,看到了相对最光明的那一条,她怎能不惊喜交加,又怎么能不对王英感激万分?

说王英是扈三娘的救命恩人,也毫不过分,因为有些事,可比活着更遭罪。是王英的钟情,帮她驱散了这些阴影。

王英和扈三娘的本事,差距有多大?

祝家庄前,王英觊觎扈三娘的美色,上前调戏,却被扈三娘打得狼狈不堪,惨遭俘虏。这一段经历,也成为了王英职业生涯中最尴尬的时刻之一,毕竟在女子不如衣服的时代,男子被女子俘虏,堪称耻辱。可想而知,王英回到梁上后,一定会被众人长期耻笑。

因此,大家也便记住了一个公式:扈三娘的能力>王英。但是却忽略了,王英被扈三娘俘虏,是发生在特定的背景下。

《水浒传》是这样说的:

那扈三娘拍马舞刀,来战王矮虎……原来王矮虎初见一丈青,恨不得便捉过来,谁想斗过十合之上,看看的手颤脚麻,枪法便都乱了。不是两个性命相扑时,王矮虎却要做光起来。

可见,王英是低估了扈三娘,毕竟王英平时所见的,都是像清风寨寨主夫人这样的纤纤弱女子,何曾见过扈三娘这样的巾帼女豪杰,于是他以为,眼前美丽的女将,也一定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打,便犯了轻敌的错误,阴沟翻了船。《孙子兵法》说骄兵必败,便是如此。

其实,王英和扈三娘的真实功夫,不相上下,即使有差距,也并不大。

首先看二人排名。梁山排座次时,王英排五十八,扈三娘排五十九,王英比扈三娘高一位;二人的职位相同,共同掌管三军内探事马军头领,相当于情报官。

其次,二人曾在梁山的数次行动中,多有出场,能力相差并不大。征讨辽国时,夫妻合力活捉了天寿公主答里孛,征讨方腊时,一同生擒了润州统制范畴、杭州统制温克让。

真正有代表意义的,是两场战斗。第一场是梁山攻打田虎时,王英大战女将琼英,结果色心大发,被琼英击败;扈三娘上前帮丈夫助阵,也不敌琼英;

第二场是攻打方腊时,夫妻二人遇到了“郑魔君”郑彪,王英被金甲神人偷袭,被郑彪刺死;扈三娘追赶时,又被郑彪一块金砖打中脑门,坠马而亡,“可怜能战佳人,到此一场春梦。”

夫妻二人都打不过琼英,也都不是郑彪一合之敌,可见,夫妻二人的能力,是相差无几的。

更何况,王英是何等人物,他行走江湖多年,纵横风流,下九流的手段十分丰富。而扈三娘上梁山之前,只是不识江湖险恶的闺中女儿,可以说,王英有一万种方法,让扈三娘屈服。

而排名虽一位之差,但王英靠前,则点出了男权为上、夫为妻纲的社会准绳,也暗指了扈三娘对于婚姻现实的让渡和接纳。

说说贤妻扈三娘

扈三娘与王英极不对等的婚配,加强了小说的戏剧冲突。但她个人完全去人格化的刻画,使得读者对她加入梁山、甘嫁王英的行为很难理解。如工具人一般成为宋江手上的一张听话的牌,最后甚至为了救王英,被郑彪用铜砖拍中面门,坠马而亡。

从扈三娘见丈夫落马,“急舞双刀去救”,可见她待王英有夫妻情份。与丈夫双双战死,颇有鹣鲽情深的悲壮,同情之余又深觉可悲。

梁山一手促成了她的人生悲剧,但她又在不知不觉中甘心陷入命运的泥淖。王英如何一步步取得了扈三娘的真心?

在这一点上,《封神演义》是很好的案例。

《封神演义》中的邓婵玉和土行孙,堪称王英和孙二娘的翻版,邓婵玉也是年轻貌美,武艺高强,擅长用飞石打人;土行孙则是身材矮小,贪财好色,长久的觊觎邓婵玉的美貌。在能力上,邓婵玉是胜过土行孙一筹的。

二人的命运,也和王英、扈三娘相似。邓婵玉跟随父亲邓九公远征西岐,最终被姜子牙率众击败,做了俘虏。然后神仙做媒,将邓婵玉嫁给了土行孙。

二人新婚之夜,土行孙智商爆棚,使尽百般手段,软硬兼施,最终折取了邓婵玉这朵带刺的玫瑰,《封神演义》第五十九回中,花了几百字对这段小故事进行了详细的描写,这里不作赘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去看看……

土行孙与邓婵玉

功夫高强的邓婵玉,在关键时刻,完全不是土行孙对手,同理,也可以用到扈三娘身上。更何况,扈三娘还是大宋时代的“贤妻”,既不可对“大哥”宋江的指婚置之不理,更做不到对“名媒正娶”的夫君王英横眉冷对。

《水浒传》成书之时,理学思想已成滥觞,社会上通用的男女之间的规则,是夫唱妇随的三从四德和“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三贞九烈。男子可以三妻四妾,女子则要洁身自好。

女子一旦嫁给丈夫之后,就必须要听从丈夫的安排,操持家业,抚养孩子长大,还要讲求“德、言、容、工”四德,即立身正直,说话有修养,为人要端庄,听夫家长辈的话。

可以说,扈三娘一旦成为了王英的妻子,就要全听王英安排,“贤惠”地扮演好妻子这个角色。她如果胆敢反抗婚姻,拒绝让他走进婚房,就要背负礼教规则的骂名;王英也有理由休了她,甚至惩处她。一旦王英失去耐心恼羞成怒,等待扈三娘的命运,将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在时代背景的外因与俘虏处境的内因之下,王英必然会走进属于他的洞房,扈三娘亦必然在结婚成礼之后,失去她身为扈家庄千金的独立人格。成为一个沉默的、任人操控的傀儡空壳。

综评

我们常说,生活无常,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每个人的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因此,扈三娘嫁给王英后,到底是何心情,其他人都全然不知,都仅靠猜测。

二十一世纪中的我们,早已走出来历史三峡,生活在一个自由、平等的文明社会,离扈三娘所在的封建时代的阴影,越来越远。但正如但丁所言:你若忘记了昨天,明天就会告诉你昨天长什么样。

这便是我们看书的意义所在,即《新唐书》中的那句名言: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End-


看古今世事,读书中天地,欢迎关注@沁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